<sup id="acgso"></sup>
  • 了解更多
    典型案例

    于X和朱X等民間借貸糾紛民事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 2022/7/18 訪問量: 4998  來源于:  http://www.mixeao.com/

    上訴人(原審原告):于X,男,1974年6月20日生,漢族,住。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XX,濱??h陳濤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朱XX,男,1968年7月25日生,漢族,住。

    委托訴訟代理人:董X,女,1983年8月5日生,漢族,住。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董X,女,1983年8月5日生,漢族,住。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XX,安徽XX律師。

    上訴人于X因與被上訴人朱XX、董X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灌云縣人民法院(2021)蘇0723民初88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1年12月8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于X上訴請求:

    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上訴人一審訴訟請求。

    事實和理由:

    一、關于涉案轉賬105400元的性質問題,上訴人認為轉賬給被上訴人完全屬于借款性質而別無另論,因為:第一、上訴人不欠被上訴人董X的錢,轉賬行為不屬于還款行為;第二、上訴人不欠被上訴人朱XX的錢,轉賬行為也不第屬于還款行為;第三、上訴人與被上訴人董X沒有合作關系,轉賬行為不屬于投資行為;第四、上訴人與被上訴人朱XX的投資合作已經結束,經雙方結算于2017年元月27日由被上訴人朱XX出具欠條載明欠上訴人工程款75萬元,不存在上訴人再向被上訴人轉出合作投資款的問題;第五、雙方之間沒有如此數額巨大的禮尚往來;第六、上訴人也未有過對被上訴人一方的贈與;第七、上訴人更沒有委托過被上訴人代為請客送禮;第八、上訴人沒有受讓過別的債務而向被上訴人清償;第九、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沒有諸如損害賠償性質之類承擔侵權責任的支付或者賭債的清償。

    二、關于一審判決XX本院認為”的幾點錯誤認定。第一、“第十六條規定,原告僅依據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之前借款或者其他債務的,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北景钢?,被上訴人董X并未抗辯“轉賬系償還之前借款”,也未舉證證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前存在債務關系;一審法院認定“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之前借款”可能性的存在是完全錯誤的。第二、“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責任”;本案中被上訴人董X提供的簽訂于2018年7月11日的施工合同,意在證明2017年3月9日的涉案轉賬借款屬于對此合同項下的工程“投資”,這種觀點因存在著嚴重的邏輯矛盾而無法成立:無論有無一般邏輯常識的普通人,都會作出“不可能”、“不存在”的判斷,也不會認為合同能“證明其主張”,更不會要求上訴人“仍應……承擔舉證責任”;一審法院的法官絕對不能作出“2018年7月11日及之后工程的投資款應當或者可能在2017年3月9日就已經轉賬出去”的判斷;絕對不能認定被上訴人董X的主張已經被證明;絕對不能判令上訴人“仍應…承擔舉證責任”;因此,一審法院認為“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其他債務的”可能性的存在也是完全錯誤的。第三、第十六條的條文釋義“實踐中存在被告雖然提出相應主張和證據,但證據的證明力難以達到確證其他債權債務關系存在的問題,在此情況下,需要原告進一步舉證?!边@里:被上訴人董X所舉證據(2018年7月11日工程合同)可以自證到庭當事人彼此之間不存在“其他債權債務關系”,根本沒有“導致本案待證事實真偽不明的情況”。因此,一審法院用“條文釋義”對本案客觀事實該定不定、該否不否是完全錯誤的。第四、關于“原告于X……就案涉105400元轉賬性質的陳述……不合常理”的問題,上訴人認為根本沒有違背常理。2017年元月27日之前,上訴人與被上訴人朱XX有合作工程并于結束時進行了結算,由被上訴人朱XX出具欠條載明結欠上訴人75萬元款項,此款雖然未支付給上訴人但相互之間的信任并未受到任何影響;2017年3月9日的轉賬仍然出于信任并確信歸還才發生的,上訴人通過手機銀行轉給被上訴人錢款,彼此分別在無錫和常州兩個城市,自然也就沒有書寫借條之類的憑證的機會,同時,上訴人也沒有預見到彼此會逐步逐步地相處到現在這個地步,所以欠款人民幣75萬元有條據是彼此面對面結算自然而然的形成的,而轉賬105400元沒有條據是因彼此“背對背”通過銀行操作完成的,也是自然而然的;這兩種情況中哪一種情況不符合常理了?這又與從事建筑工程的經歷有何聯系?又怎么會體現出“證據意識”的強弱呢?因此,一審法院簡單而又粗暴的以一點“不合常理”否定了客觀真實的借貸關系是完全錯誤的。第五、第十六條中的“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者其他債務的”規定,明確的是“借款或者其他債務”應當發生于案涉借貸關系形成之前;聯系本案,案涉轉賬發生于2017年3月9日,那么,被上訴人董X要舉證證明在該日期之前上訴人對被上訴人的債務關系證據,但被上訴人所舉證據為2018年7月11日的合同,距案涉轉賬日期晚了一年四個月零兩天,這難道還能理解為“之前借款或者其他債務”嗎?所以,一審法院用“第十六條”的法條以及條文釋義來調整本案借貸關系并作為裁判文書中說理部分的法律依據是完全錯誤的。

    三、關于一審判決的價值取向和社會認知問題。一審判決置客觀真實于不顧,超越法律帶頭嘗試我國尚未設定的自由心證制度;但上訴人很遺憾的感覺到:一審法官完全自恃經驗法則,完全沒有尊重和運用邏輯規則,完全沒有堅守良心和理性的底線,濫用審判權;使本來“內心確信”的客觀事實,被錯誤的認定為“待證事實”;該判決直接破壞了自由心證原則中關于民事、行政案件“真實的可能性大于虛假的可能性”的證明標準,導致涇渭分明的案情事實合法的和為“稀泥”;擾亂了普遍的公眾認知,影響了正確的社會價值觀,違背和削弱了法的評價功能和指引功能;成功泯滅了法院和法官適用“自由心證”原則的資格和良知。

    綜上所述,上訴人認為:一審判決體現出十足的地方保護主義病垢,讓上訴人鮮明的感覺到庭審過程中呈現出來的事實已蕩然無存;判決書所承載的只有袒護本地當事人的不法利益的惡果;又一次造就了“誰鬧誰有理”的不公案例,上訴人實難服判。上訴人懇請二審公正審理,陽光辦案,糾正錯誤,最終作出一份既有力量、又有是非、更有溫度的終審判決,讓上訴人感受到真正的公平正義,不勝感激!

    被上訴人朱XX、董X辯稱,一審判決正確。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一直有經濟往來,一審時,上訴人也陳述與被上訴人有合作關系,直到2018年底雙方仍有合作,涉案款項不是民間借貸,一審判決有事實和法律依據。2018年7月雙方簽訂的合同,上訴人予以認可,上訴人又指示被上訴人向第三人匯款,說明雙方在履行該合同,一審起訴狀中稱借款18萬元,經庭審查明虛構了74600元的事實,上訴人又間接認可是105400元,說明上訴人不誠信,民間借貸無事實基礎,雙方之間有其他法律關系。上訴人是個有豐富社會經驗的商人,在其手中持有朱XX75萬元欠條的情況下,不要求朱XX出具借條,而出借款項,有悖商人的經營模式,不合常理,因此上訴人訴稱的民間借貸不能成立。上訴狀拼湊事實,曲解法律,法律邏輯不通,遷怒于法官,無證據證明雙方對借貸有約定,

    一審判決駁回于X訴求,進行了充分的論證,說理透徹,適用法律明確,上訴請求及事實理由不能成立。于X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朱XX、董X共同償還于X借款180000元。在庭審過程中,于X變更訴訟請求為:判令朱XX、董X共同償還借款105400元。

    事實和理由:于X與朱XX系多年好友,而朱XX、董X是共同生活多年的朋友,雖然朱XX、董X未領取結婚證但一直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朱XX經常因為工程資金周轉向于X借款,2017年3月7日于X轉賬給董X25400元,后又與2017年3月9日分別轉賬50000元、30000元,合計105400元。朱XX、董X一直未向于X出具借條,經于X多次催要未果。一審中,朱XX未作答辯。一審中,董X辯稱,董X與朱XX共同居住生活屬實,朱XX因有事無法到庭。董X收到于X轉賬的105400元屬實,但該款項是于X投資位于江蘇蘇州吳中區的中國工藝文化城景觀工程的相關款項,并非借款。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7年3月7日,于X向董X銀行轉賬25400元,2017年3月9日,于X分別向董X銀行轉賬50000元、30000元,三次銀行轉賬的摘要均為“跨行轉出”。為證明上述105400元系借款,于X舉證2017年1月27日欠條一份,證明2017年3月7日和2017年3月9日發生的轉賬發生在2017年1月27日之后,三筆轉賬系新發生的借款。董X質證稱無法核實該欠條的真實性,在朱XX欠付于X巨額款項未還的情況下,于X仍向朱XX出借款項不合常理。為證明上述105400元系投資款,董X舉證2018年7月11日簽訂的《中國工藝文化城C區景觀工程施工合同》及銀行轉賬記錄等,證明于X與朱XX共同作為乙方承建了上述合同中的工程,于X所轉賬的105400元即是用于該工程的投資。于X質證稱對合同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合同簽訂于2018年7月11日,與轉賬發生時間2017年3月相隔較遠,不能證明系于X的投資款,于X轉賬的105400元與合同所載的工程并無關聯。

    本案訴訟過程中,根據于X的申請,一審法院依法裁定凍結董X的銀行賬戶,于X提供保險公司的保函作為案涉保全的擔保。一審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規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間借貸訴訟時,應當提供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以及其他能夠證明借貸法律關系存在的證據;第十六條規定,原告僅依據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者其他債務的,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責任。本案中,于X與董X就案涉105400元轉賬性質的陳述均存在不合常理之處,具體表現在:于X作為自2008年起開始從事建筑行業的從業者,應具備比一般自然人更強的證據意識,其舉證的2017年1月27日的欠條即是其證據意識的體現,但發生在2017年3月的三筆轉賬卻至今未要求朱XX、董X出具借條或其他債權憑證,違背常理;董X稱案涉轉賬的105400元系用于投資《中國工藝文化城C區景觀工程施工合同》中的蘇州工地,又稱其和朱XX2017年全年都在忙常州的工程,結合合同簽訂于2018年7月11日的事實,若董X的陳述屬實,則于X轉賬投資時間與雙方實際開展投資事務的時間間隔過長,不符合建筑行業一般的投資習慣。所以,于X與董X的陳述均不能使一審法院確信該105400元的具體性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的條文釋義“實踐中存在被告雖然提出相應主張和證據,但證據的證明力難以達到確證其他債權債務關系存在的問題。在此情況下,需要原告進一步舉證,從而使法官能夠對雙方當事人所舉證據進行分析認定,對原告所主張的借款事實是否真實存在作出準確判斷”,即在董X所舉證據致使本案待證事實真偽不明的情況下,應由于X進一步提交能夠證明雙方存在借貸合意的其他證據材料,在其不能舉證借貸合意的情況下,則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遂判決:駁回于X的訴訟請求。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本案中,于X主張雙方之間存在民間借貸法律關系,于X應當對借貸合意和款項交付的事實提供證據。于X提供的轉賬憑證能夠證據款項交付的事實,但是于X未能提供雙方存在借貸合意的證據,亦未能提供催要款項的證據。因此,一審判決以于X未能舉證借貸合意,判決駁回于X的訴訟請求,并無不當。

    綜上,上訴人于X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408元,由上訴人于X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安XX

    審判員  劉XX

    審判員  任XX

    二〇二二年二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李XX

    邵陽法律咨詢律師事務所(www.mixeao.com/Casefalvzixun)提供邵陽市法律咨詢24小時在線免費咨詢



    標簽:

    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無法查證出處,我們只做學習使用,如不同意收錄請聯系網站馬上刪除

    回到頂部
    友情鏈接:
    超碰97青青久久人人澡_成熟人妻av无码专区_AV在线无码永久免费_日韩精品一区二区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