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acgso"></sup>
  • 了解更多
    典型案例

    韋XX與廣西某國際酒店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

    發布日期: 2022/7/18 訪問量: 5088  來源于:  http://www.mixeao.com/

    律師觀點分析原告韋XX與被告XX公司(以下簡稱XX酒店)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20年6月8日立案,依法適用簡易程序,于2020年7月3日公開開庭審理。原告韋XX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潘XX,被告XX酒店的法定代表人田X及委托訴訟代理人零X可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韋XX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被告向原告支付尚欠2020年1月份承包費6718元。2、被告向原告補償一個月承包費52800元。3、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事實和理由:2019年7月1日,原告與被告雙方約定,被告將坐落于XX酒店的廚房承包給原告,由原告負責被告廚房的技術管理工作,安排不少于11人正常上班(具體崗位安排雙方協商),原告當天帶著10名廚師團隊進場工作。2019年7月22日,原告與被告補簽《廚房承包合同》,承包期從2019年7月1日起至2020年6月31日止,每月承包費用為52800元整。如被告無故提前解除合同,須提前15日通知原告,并補償一個月工資給原告。原、被告簽訂《廚房承包合同》后,原告按照合同要求履行全部義務。自2019年7月1日原告進駐起,被告酒店經營每個月均盈利,被告對原告的工作表示非常滿意。2020年1月4日XX酒店舉辦年會時還表揚了原告的工作,并發放紅包表示肯定,并以資鼓勵。2020年春節放假后,因出現了疫情,之前雙方約定好的復工日期一拖再拖,原告團隊在兩、三個月內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在家等待疫情結束,希望能夠快點復工。終于,在2020年3月26日被告告知原告29日復工開業并要求原告回來開會商討開業事宜。2020年3月28日,原告卻接到被告通知,稱因為疫情原因,要求解除合同,不再需要原告上班。3月29日,當原告團隊到廚房時發現被告已經讓新的廚師進駐工作了。經核算,2020年1月并未完全支付承包費給原告,被告還需向原告支付尚欠的承包費6718元。另外,被告的行為嚴重違反了《廚房承包合同》第十條的規定,原告在工作期間沒有任何違反約定情形下,被告無故提前解除合同,須提前15天通知原告,并補償一個月承包費即52800元給原告。然而,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均以各種理由拒絕。

    綜上所述,為維護原告合法權益,特向法院提起訴訟。原告對其陳述事實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

    1、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報告,證明被告企業營業執照情況及訴訟主體資格適格。

    2、廚房承包合同,證明被告無故解除合同需向原告支付一個月承包費52800元。

    3、微信截圖,證明原告表現一直良好,被告卻無故提前辭退原告。

    4、轉賬憑證,證明被告尚欠原告共計6718元承包費。

    5、微信聊天記錄、朋友圈截圖,證明被告無任何理由突然辭退原告團隊,并馬上讓新廚師團隊進駐工作。

    6、微信聊天記錄截圖,證明被告在疫情開始前和疫情開始后3月份,被告的工作人員還正式通知原告來復工,原告無違約情形。

    7、微信昵稱為“妥協了”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圖,證明“妥協了”是被告公司的員工,是香江財務經理,其所發布的微信朋友圈證明是以被告公司的名義發布,證明被告已經讓新的團隊進入,行動上已經辭退了原告的廚師團隊。同時證明當時香江已經開始更換了廚師團隊對外經營。

    8、出庭證人蘇XX、陳XX、陸XX的證言,證明證人作為原告團隊成員,于2019年6月至2020年1月22日在被告廚房做工,之后就不得復工。

    9、微信聊天記錄,證明微信昵稱為“木秀于林”真名為施XX,微信昵稱為“妥協了”真名為黃X,微信昵稱為“黃XX”真名為黃XX,原告韋XX是在2019年6月21日被拉進“香江員工群”,證明其團隊是在2019年6月21日進駐被告公司廚房工作。

    10、微信聊天記錄,2019年7月15日“妥協了”稱田總答應給原告6月20日進場后到7月1日11天工資,原告是2019年6月20日進場工作;原、被告習慣性的稱一個月承包費為一個月工資,證明合同中“一個月工資”應為承包費。

    11、微信聊天記錄,證明黃XX是公司員工;2020年3月4日還讓原告復工,3月22日原告還按被告要求制作菜單,4月10日就讓原告交還宿舍鑰匙,被告安排新的廚師團隊住宿,證明被告無故解除合同。

    12、微信聊天記錄截圖、視頻,證明被告在香江中層群里發布消息稱于2020年3月30日開始復工營業;2020年3月30日,被告在被告酒店門口公示稱被告大酒樓3月29日全面復業;2020年4月19日,被告新的廚師團隊已經在廚房做菜。證明被告稱疫情原因不得復業才與原告解除合同的理由不存在。

    被告XX酒店辯稱:

    一、被告不存在拖欠原告承包費6800元,相反多支付承包費19536元。原告起訴書及《廚房承包合同》證明原告及其團隊于2019年7月1日開始至2020年1月22日止在被告廚房干活,按照每月承包費52800元,另外2020年1月份實際干活22天加上春節放假多發4天承包費小計46000元,合計362800元。被告已支付原告承包費:1、從原告證據4即轉賬憑證,可以證明被告已支付原告承包費329536元;2、被告提交證據兩份手機銀行個人電子回單,證明2020年1月15日被告法定代表人田X通過手機銀行轉賬42800元給原告用于支付承包費;2020年1月21日被告法定代表人田X通過手機銀行轉賬10000元給原告用于支付承包費。上述被告已支付原告承包費合計382336元,原告應得承包費合計362800元,實際被告已多付承包費19536元。

    二、原告主張補償一個月承包費52800元不成立。1、被告不存在無故提前解除合同。2020春節前,武漢市爆發新冠××疫情,繼而向全國蔓延,為此我國制定了多項嚴格管控措施。2020年2月10日,上思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下發《關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間服務經營場所限制經營的通告》要求餐館等暫停營業,直到2020年4月份才允許餐館開門營業,但限制消費人數不超過平常50%,人與人距離保持1米以上,而被告于2020年6月份才開始對外營業。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新冠疫情屬于不可抗力,被告享有法定解約權,且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2、原告要求補償52800元沒有合同依據?!稄N房承包合同》第十條約定“。補償一個月工資給乙方”,此處并沒有寫明乙方一個月工資為52800元,而結合該合同第一條安排不少于11人上班,可以推定乙方一個月工資為5000元最能體現雙方真實意思。

    三、新冠疫情停業導致被告產生有酒店租金、水電費、物業費、員工工資等巨大損失,為了公平、合理,假設判令被告酌情支付原告補償費的,應適當支付4800元為宜,被告已多支付的承包費19536元應予以抵扣。

    被告對其辯解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1、銀行流水單、預支單,證明:(1)2019年8月15日,XX酒店以其總經理田X銀行卡轉賬5.28萬給韋XX用于支付7月份承包費;(2)2020年1月、2月,XX酒店以預支或提田X銀行卡轉賬等形式支付韋XX4.6萬元用于支付2月份承包費。被告合計支付了原告382338元。2、上思縣市場監督管理局“關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間服務經營場所限制經營的通告”,證明:(1)2020年2月10日,上思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下文要求餐館業等暫停經營;(2)新冠疫情屬于不可抗力,XX酒店享有法定解除合同權力。3、2020年3月28日XX酒店總經理田X與韋XX微信聊天截圖,證明:(1)田X與韋XX微信聊天,表明當時開工也只能3-4人上班,還表示2020年是遇上了特殊的疫情,希望韋XX能理解;(2)XX酒店因新冠疫情享有單方解除合同權,不屬于無故解除合同。4、廚房承包合同,證明XX酒店跟新的廚房團隊是2020年的6月1日開始與新團隊簽訂合同。經開庭質證,被告對原告提供的證據1的三性沒有異議;對證據2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對證據3、4、5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對關聯性有異議;對證據6、7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認為不能證明原告欲證明的事實;對證據8,認為證人證言部分真實;對證據9-12的三性均有異議。

    對原、被告提供的證據,本院認證如下:原、被告提供的證據均真實,至于證據證明的事實,由本院結合證據的相互印證性進行綜合認定。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原告于2019年6月20日開始承包被告的廚房。2019年7月22日,原、被告簽訂《廚房承包合同》,合同第一條約定“甲方(本案被告)將坐落于上思縣XX酒店的廚房承包給乙方(本案原告),由乙方來負責承包甲方廚房的技術管理工作,安排不少于11人上班?!?,第二條約定“廚房承包期從2019年7月1日起至2020年6月31日止?!?,第三條約定“甲方應付乙方的每月承包費為52800元整,甲方按時每月15日支付乙方上月承包費?!?,第十條約定“如甲方無故提前解除合同,須提前15天通知乙方,并補償一個月工資給乙方,如乙方提前解除合同,須提前書面通知甲方,直到甲方找到合適團隊方可退出?!?。原告的團隊自2019年6月20日起至2020年1月22日止承包經營被告的廚房工作,被告支付了原告承包款382338元。2020年1月23日,春節開始放假。2020年2月10日,上思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間服務經營場所限制經營的通告》,該通告規定“全縣轄區內除農貿市場、生活超市、藥店、雜貨店、糧油店、燃氣供應網點、快餐店、粉店、包子店、水果店、農資飼料店、快遞公司等日常生活供應服務經營場所之外的其他經營場所繼續暫停經營活動?!?。2020年3月13日,上思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全縣個體經營戶復工復產的通告》,該通告規定“全縣所有餐飲單位回復正常營業。餐館上座率要控制在50%以下?!?、“繼續嚴禁群體性聚餐活動,嚴禁酒席下鄉,繼續堅持‘紅事延辦,白事從簡’原則?!?。2020年3月28日,被告以新冠××疫情原因,通知原告解除雙方簽訂的《廚房承包合同》,之后另聘廚師團隊按照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文件要求進行營業。本院認為,關于被告是否尚欠原告承包費的問題。原告主張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其承包費應為52800元,現被告僅支付46082元,尚欠6718元。被告抗辯稱原告及其團隊于2020年1月份僅做到22日,23日開始春節放假,2020年1月份的承包費應支付到22日,而不是31日,被告已足額支付2020年1月份承包費。原告于2019年6月20日開始承包被告的廚房,被告當月支付承包費亦是從6月20日,按實際工作天數計算,而并非按月計算。因此,按雙方的實際支付承包費習慣,2020年1月份的承包費應計算到22日,而不是31日。2020年1月1日至1月22日的承包費,原告認可被告已支付,故2020年1月份被告已不欠原告承包費,原告主張沒有事實依據,對原告請求被告支付尚欠承包費6718元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被告提前解除合同是否應補償原告承包費問題。原、被告雙方簽訂的合同約定廚房承包期從2019年7月1日起至2020年6月31日止。被告于2020年3月28日通知原告解除雙方簽訂的《廚房承包合同》,屬提前解除合同,被告的行為已構成違約。被告抗辯稱其因受新冠××疫情影響而解除雙方簽訂的《廚房承包合同》,屬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不應承擔民事責任。被告通知原告解除《廚房承包合同》時,確實在新冠××疫情發生期間,但被告提前解除《廚房承包合同》后,即又另聘廚師團隊進行營業,不屬因不可抗力而提前解除合同,被告的行為有過錯,應承擔違約責任。原、被告簽訂的《廚房承包合同》第十條約定“如甲方無故提前解除合同,須提前15天通知乙方,并補償一個月工資給乙方”。按照合同約定,被告提前解除合同,本應補償原告一個月工資即52800元??紤]到2020年上半年,全國餐飲服務行業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均呈現不景氣的情況,被告也曾暫停營業。同時,各地也相繼出臺并施行過“封城”措施,上思縣于2020年3月13日起餐飲業方可部分復工復產,被告復工后亦不能正常營業,亦因疫情影響遭受較大損失,基于公平合理原則,結合被告亦因疫情影響遭受較大損失的實際,本院確定由被告補償原告50%的承包費(一個月),即26400元。對原告該訴訟請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

    被告提出假設判令被告酌情支付原告補償費的,被告已多支付的承包費19536元應予以抵扣的抗辯。理由是原、被告簽訂《廚房承包合同》第二條約定廚房承包期從2019年7月1日起,承包費應從2019年7月1日起算。但原告是從2019年6月20日開始實際承包被告的廚房,且被告亦已從當日起計算支付原告的承包費,被告并沒有多支付原告承包費,被告提出該抗辯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XX公司補償原告韋XX一個月承包費26400元;二、駁回原告韋XX的其他訴訟請求。上述債務,義務人應于本案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權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決規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內,向本院申請執行。

    邵陽法律咨詢律師事務所(www.mixeao.com/Casefalvzixun)提供邵陽市法律咨詢24小時在線免費咨詢



    標簽:

    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無法查證出處,我們只做學習使用,如不同意收錄請聯系網站馬上刪除

    回到頂部
    友情鏈接:
    超碰97青青久久人人澡_成熟人妻av无码专区_AV在线无码永久免费_日韩精品一区二区蜜桃